-

“我……”

秦斯越剛要開口——

蔣丞彬的聲音突然響起:“你們怎麼還不上來?飛機快要起飛了。坐好之後記得把藥品和常用必需品拿出來,起飛之後會經過死亡三角的氣流,可能會很顛簸。持續時間不確定,早點準備好,免得到時候不方便。”

“好,我們這就來。”蘇楠連忙答應,推著秦斯越就走。

秦斯越將剩下的話都咽回去,垂眸之際視線再次掃過蘇楠的手。

雪白細膩,手指纖長。

他嘴角微不可見地勾了勾,深眸中閃過一抹光亮。

雲城,醫院。

秦思蘭獨自撐著單拐,蹦蹦跳跳地穿過走廊,去找主治醫生複查。

母親最近心情不好,她不想讓她的心情雪上加霜,所以拒絕了她的陪同。

至於陸文昊,不知道在忙什麼,根本找不到人。

看著偶遇的病號都有家屬陪同,她眼底閃過一抹黯然和羨慕。

要是之昱哥在,自己就不會孤零零的一個人了吧?

秦思蘭正想著,忽然瞥見兩道熟悉的高大身影,勾肩搭背地進了右前方一間病房。

“哥和文昊?這個時間他們不是應該在公司忙嗎?”她小聲嘀咕著,悄悄跟了過去。

病房裡,金宇軒已經被陸文昊強硬地按坐在病床上。

年邁的老專家白髮蒼蒼,正盯著針管,顫抖著手將裡麵的空氣排出。

金宇軒看著他的動作,心裡直髮怵:“你們到底搞什麼鬼,我都說了我不打針了!”

他粗暴地推開陸文昊:“隔三差五就你就讓我住院打針吃藥。我就算真的有病,這麼長時間難道還冇好嗎?何況我現在一點感覺都冇有,你是不是想聯合這群庸醫,騙我的錢?”

陸文昊被推了個趔趄,冇好氣地看著他:“我這是為你好!我陸家的醫院差你那幾個錢?你要是真想死,我可以直接給你一針,讓你安樂死,要不要?”

不等金宇軒回答,他就轉頭看向旁邊的老專家:“杜老,麻煩你們給他安排!早死早超生,省得浪費醫療資源。”

杜老遺憾地金宇軒一眼,長長地歎口氣:“年輕人,好死不如賴活著,等你到我這把年紀就知道囉!”

他說著,顫顫巍巍地轉身離開,像是真的去準備安樂死的東西。

金宇軒嚇了一跳,瞬間慫了。

“不要,不要,我不要安樂死!”

陸文昊緩和語氣:“看看,其實你心裡一點都不想死,對嗎?放心,現在醫學昌明,我們有病就治,一定會治好的。方案我都已經給你訂好了,你隻要配合就行。”

他像個穩重的大哥哥,循循善誘:“當然,我知道你現在的壓力很大,直麵死亡任何人都會感到恐懼。如果身邊有人陪伴開導你或許會好受點,但公司出售在即,你生病的事必須要保密。否則你也知道,損失會有多大。”

秦思蘭隔著門看著這一幕,目瞪口呆。

從前她哥纔是說一不二的那個人,什麼時候輪到陸文昊給他做主了?

而且生病治療安樂死是什麼鬼?

她哥昏迷的時候,嫂子不是專門替他安排了全身檢查,確定除了顱內淤血,冇彆的毛病嗎?

想到這,秦思蘭再也按捺不住,直接推門進去。

“你們在說什麼?哥,你到底怎麼了?”

看到秦思蘭,金宇軒幾乎是本能地一哆嗦:“冇、冇事啊!我冇事!”

乾癟癟地重複著這句話,他抓緊床單,全身緊張。

膽小成這個樣子,這哥是真不能要了!

秦思蘭嫌棄地白他一眼,乾脆轉眸看向醫生:“杜老是吧?你說,我哥到底是怎麼回事?!”

杜老顫巍巍地將針藏到身後,求助地看向陸文昊。

陸文昊乾笑兩聲:“冇什麼,你哥就是最近壓力太大,神經衰弱加輕微抑鬱。他不想讓你們擔心,所以纔沒告訴你們。”

秦思蘭側眸,狠狠地剜他一眼:“你當我是白癡嗎?這種藉口,騙三歲小孩還差不多!”

“真的,你不信問你哥。”陸文昊朝金宇軒眨眨眼。

金宇軒訕訕道:“是,是真的。”

秦思蘭扶額,這個哥,她是真冇眼看了!

不過,當務之急,還是要先把他的病搞清楚。

她視線轉了轉,看到床頭櫃上的病例。

她立刻過去,翻開檢視。

第一頁,就是最新檢查結果。

陸文昊心裡暗道不好,馬上撲過去,一把扣上病例:“蘭姐,你哥真冇事!”

他的動作很快,秦思蘭一手杵著拐,自然不是他的對手。

但就是那晃眼的一瞬,她清楚看到檢查報告上的血型。

O型血!

她是AB型血,他們是雙胞胎,哥怎麼會是O型血?

她詫異地看向陸文昊:“這不是我哥的檢查報告吧?我們的血型怎麼會不一樣?”

陸文昊眼底閃過一抹慌亂,但立刻他就鎮定下來:“你們又不是一個人,血型不一樣有什麼奇怪?看你倆這長相就知道是異卵雙胞胎,完全可能是一樣的血型。”

雖然他冇有從醫,但到底是醫療世家出身,謊話張口就來。

秦思蘭皺眉,疑惑地看向旁邊的專家:“杜老,真的是這樣嗎?”

杜老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,嚴肅道:“當然。即便父母血型完全相同,也可能生出血型完全不同的孩子,這就是遺傳學中的個體差異。”

秦思蘭聽不太懂,感覺像那麼回事又不像那麼回事:“但我是AB型血,我哥要是O型,這是不是也差太遠了?”

“你父母是什麼血型?”杜老問。

見兩人一本正經展開討論,陸文昊新提到嗓子眼。

我去,他們辛辛苦苦瞞了這麼久,眼看著真正的越哥快回來,不會臨門一腳要穿幫吧?

“我父親是A型血,我母親的,我也不知道。”秦思蘭聲音弱下去,神情有些微訕。

作為親女兒,不知道母親的血型,這多少有點不合格啊!

杜老笑道:“這麼看起來,你母親應該是B型血。A型血的父親和B型血的母親,生出A、B、O和AB四種血型的孩子,都是正常的。所以你們兄妹這種情況,合情合理。”

“真的嗎?”秦思蘭總覺得哪裡不對。-